首页

繁体

请收藏本站网址:m.23ts.cc

736 與神談判(1 / 1)

但凡智慧生物,都喜歡看熱鬨。

能增長見聞,還能在朋友麵前講古裝逼,多好!

而玩家以極其旺盛的好奇心,在遊戲中,五年蟬聯最喜歡看熱鬨種族之首。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有社會學家研究過,越是聰明的族群或者種族,好奇心就越重,就越喜歡圍觀。

在動物界也是這樣,那些智力較高的生物,普遍好奇心都比較強。

比如說海豚、虎鯨以及幾乎所有的靈長類動物。

濕地城現在可是玩家的大本營,稱之為‘主城’也不以為過。現在整個濕地城的常駐人口不足三十萬,但玩家就占了一半左右。

所以但凡城裡出現點有意思的事情,都會有大量的玩家去圍觀。

羅蘭的好奇心也很重的,否則成不了合格的法師。

一般的居民糾紛他不感興趣,但這麼多玩家圍觀的,多半是相當稀奇的事情。

他便扔下了一隻魔力蜘蛛,扒著其它玩家們的衣服,跳到內圈中。

等魔力蜘蛛把畫麵傳過來,他就愣住了。

原來玩家們圍觀的是王後,妮婭兩人。

而與他們對峙的人……是吸血鬼真祖。

安多娜拉身為勇者,對邪惡的氣息相當敏感,血族真祖的‘味道’與克莉絲汀娜極為相近,所以她見到血族真祖的時候,就猜出後者是誰了。

而且她也聽羅蘭說過吸血鬼真祖的事情,特彆是羅蘭被冥神‘關’起來,和吸血真祖打了幾天幾夜的事情,更令安多娜拉不爽。

至於妮婭,她已經蠢蠢欲動,想把自己的武器用魔力具現出來了。

但想到這裡是黃金之子的領地,而且領主與羅蘭又是好朋友,兩人這才沒有動手罷了。

“怎麼還不打起來。”

“那個不是王後嗎?”

“另外一個好像是天使啊。不過為什麼沒有翅膀?”

“快點打啊,我最喜歡看女人打架了,特彆是漂亮的女人。”

一群玩家在旁邊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羅蘭用法師之手從人群中撥開一條路,然後走了進去。

見到羅半出現,周圍的玩家們顯得更興奮了。

“哦,是羅蘭來了。”

“果然是女王和天使,那個漂亮的小蘿莉是誰,不會也是羅蘭拱過的菜吧。”

“我感覺要舉報一波,羅蘭對未成年出手。”

“我也覺得可以。”

“你們這隻是嫉妒罷了。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應該是血族真祖,我記得羅蘭直播過的。”

“我沒有看過那次的直播。”

“確實是血族真祖,是我最喜歡的嬌小平板類型,而且血族真祖的年齡,估計已經有一千多歲了。你們舉報羅蘭也沒有用啊。”

“我們這是論跡不論心。羅蘭就是猥瑣小女孩。”

在玩家們陰陽怪氣的議論中,羅蘭走到安多娜拉和妮婭的身邊。

安多娜拉見到羅蘭,立刻不管對麵的血族真祖了,她跑過來跑著羅蘭的手臂,開心地笑道:“親愛的,你怎麼也來了?”

“來這邊辦些事情。”羅蘭應了句,隨後視線看向對麵,他冷冷地說道:“血族真祖,你居然敢跑我們黃金之子的地盤上來。”

血族真祖此時實力已經幾乎完全恢複了,因此她是有恃無恐的:“怎麼了,黃金之子的城市不是號稱隻要不惹事,就不會被攻擊嗎?這規則是本城領主訂下來的,我不認為你們黃金之子會砸自己人的招牌。”

羅蘭皺眉。

血族真祖昂著腦袋,相當驕傲地繼續說道:“況且,冥神女士已經幫我洗清了罪惡,不信你用個陣營檢測術啊。”

就在她的話音剛落,一圈淡金色的微光擋過血族真祖。

她的腦袋上,果然是綠油油一片。

不得不說,這事讓羅蘭很鬱悶。

做好人,是很容易受到規則限製的。

比如說,不得隨便向正義人士動手,還得顧忌很多其它的事情,並且如果真在這裡開打,貝塔好不容易建起來的濕地城,肯定會受到很大的波及。

更重要的是,殺了秩序陣營的人,很容易讓自己的陣營屬性發生偏轉。

看著羅蘭不說話,血族真祖昂著頭就離開了。

安多娜拉和妮婭挺想追上去的,但看羅蘭沒有動身,兩人便沒有了追擊的。

等吸血鬼真祖離開圍觀圈後,羅蘭帶著安多娜拉和妮婭兩人,走到了處偏僻的地方,羅蘭對著安多娜拉和妮婭說了點悄悄話,隨後兩人便滿臉笑意地離開。

而羅蘭則趁著機會去了月靈風隱公會。

這公會相當好找,畢竟也是比較出名的公會。

羅蘭剛到門口,就有個玩家從裡麵衝出來,跑到羅蘭麵前,開心地說道:“終於等到你了,羅蘭大佬,我們進公會裡談,現在就等你一個人了。”

“談什麼?”羅蘭跟在這男人後麵:“還有兄弟貴姓啊?”

羅蘭做為第一法師,他的視頻非常少,但每一次直播都會有人自發錄播,幫他推廣。

其實現在遊戲中不認識羅蘭的人已經不多了。

所以這人認識他並不奇怪。

前邊領路的玩家聞言回過頭來,說道:“你可以叫我亞爾曼。”

“那麼亞爾曼,你們的任務,還有多少天時限。”

“十天。”

亞爾曼笑道:“我們公會老大巴比翁,正在裡麵等著你。”

跟著這人穿過長長的廊道,然後來到一間頗有杭州古典庭院風格的會堂前。

透過大門,能看一大群人圍著一張桌子討論不體。

那些沒有位置坐的人,便站在後邊,傾聽會議內容,顯得特彆認真,偶爾還會發表自己的意見。

坐在主位上的,是個長相一般的男子。

大多數玩家都是要實力,不要魅力的。

物理係玩家主加體敏屬性,法術玩家主加智力和意誌。

術士們肯定是加魅力的。

看到羅蘭進來,這名坐在主位上的玩家猛地跳了起來,衝到羅蘭麵前,雙手抓起羅蘭的右手,使勁搖個不停:“終於把你等來了,羅蘭大佬。他們都不信我能請到你,現在正逼著我去計算副本裡,每一位法師的實力,和他們擅長的魔法呢。”

羅蘭有些驚訝:“那能計算得完嗎?”

“當然不行啊,所以我們需要強力法師啊。”

這人放下羅蘭的手,自豪地對著會議室裡的玩家們喊道:“看到沒有,我把羅蘭請過來了,沒騙你們吧。”

然後人群中就有人喊道:“公會長威武,真把大神給請來了。”

看到羅蘭,很多人都露出了笑容。

困擾他們一個月的任務,終於有完成的可能了。

月靈風隱公會的會長,巴比翁拍拍胸口,喊道:“當所有人都準備一下,我們一天後出發,”

“那麼戰利器怎麼分?”羅蘭問道。

“全給你,現在我們隻要完成任務,有經驗拿就很滿足了。”

“那倒不用。”羅蘭搖頭說道:“到時候,如果掉了好裝備,我選件自己能用得上的就行了。”

“那行,謝謝大佬照顧我們新人。”

巴比翁的感激是認真和純粹的。他太清楚了,如果沒有羅蘭,他們根本完成不了這個史詩任務。

羅蘭想了想,說道:“那明天我們繼續在這裡集合?”

“沒問題。”

羅蘭向其它人點頭示意,算是認識過了,甚至啟動傳送術,到了郊外這裡。

羅蘭進到樹林中,暫時躲了起來。

大約是半天後,傍晚的夕陽照紅了世間的萬物。

吸血鬼真祖從城裡飛了出來,蝙蝠群的數量明顯少了一眼。

羅蘭之所以在這地方伏擊,是因為這條路通向克莉斯汀娜所在的德爾邦城,現在整個霍萊汶的吸血鬼屈指可數,幾乎快被獵吸血鬼小隊快掉得絕種的地步。

等吸血鬼真祖飛到村林半空時,突然一發閃電鏈從空中劈下來。

直接命中血族真祖的蝙蝠群。

不少小蝙蝠直接掉到地上,而剩下那些蝙蝠則趁機聚在了一誌,化成了一個漂亮的小女孩。

年紀看著大概隻有十歲,年輕得很。

血族的蝙蝠越少,就顯得越年幼。

她從凹坑爬起來,正要說話,卻看到空氣的魔法能量正在拚命地彙聚。

一種可怕的感覺從空氣裡導了過來,把她嚇得耳邊軟軟的白色細毛都變直了。

她迅速放出了數個法術分身,並且拚命向濕地城的方向跑。

她已經明白,對方正在施放大招。

隻要逃到城牆下麵,就沒有危險。

羅蘭估計也猜到了這點,他在林中笑了笑。

然後就在這瞬間,那股龐大的力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羅蘭突然瞬移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接著便是直直一發勾拳。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ei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小蘿莉立刻後退,堪堪躲過了羅蘭的拳頭攻擊。

然後就在這時候,血族真祖的身後突然多出兩個人。

都是剛才唰地一聲,兩人就已經包圍了血族真祖。

被三名強者包圍,血族真祖也不害怕,隻是淡淡說道:“你們不敢殺我的,畢竟我是受冥神眷顧。”

羅蘭嗬嗬笑道:“沒關係,我是不是秩序陣營,無所謂。”

“那麼你不怕被冥神女士針對?”

“是又如何?怕又如何?”羅蘭嗬嗬笑道:“你殺了那麼多的人類,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明白……罪惡這種東西,是洗不掉的。你改改腦袋上的綠草,就想把所有事情都翻篇,沒有那麼好的事情。”

吸血鬼真祖看著羅蘭:“你這是在褻瀆冥神女士,你居然不敬畏他?”

羅蘭嗬嗬笑了下,舉起手,說道:“你難道不清楚,黃金之子向來不敬神鬼的嗎?”

他的手中散發著強烈的魔力氣息。

血族真祖本來地覺得有些不妙,她的視線迅速掃過三人。

這三人呈品字型,將她包圍在其中,看來已經逃不掉。

血族真祖又繼續問道:“殺了我,你不怕變成邪惡陣營嗎?我現在可是大好人。”

“我之前說過了,無所謂。”羅蘭嗬了聲:“你認識冥神,可以清洗掉你的罪惡,剛好我也認識一名秩序主神,和她還挺熟。冥神能做到的事情,想必她應該能做到的,讓她幫忙不就好了?”

彆以為隻有你背後才有人!

這是羅蘭此時的真實內心想法。

沒有再猶豫,血族真祖突然就從衣服下方拿出一塊黑色的奇怪碎片,直接當著三人捏碎了。

不到兩三秒,一團黑霧就出現在羅蘭三人的麵前。

黑影隱約是個女人的形狀。

大多數神明是沒有辦法以真身進入主位麵的,隻能靠神降,其它神力投影。

現在冥神用的就是神力投影。

黑色的霧氣中有一道視線探出來,掃過羅蘭三人,最後清冷好聽的聲音說道:“羅蘭,拜托你和莉莉絲和好,她已經有好幾百年沒有殺過人了。”

“對啊,我已經有好幾百年沒有殺過人。”躲在黑霧氣的後方,血族真祖一邊說話,一邊對著羅蘭做了個鬼臉。

活脫脫小孩子行為。

冥神繼續說道:“為此我甚至主動把她的靈魂掛在了歎息之牆上三個月。”

歎息之牆上掛著的,都是無信者。

確實如此,在這個世界,你無信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罪惡。

歎息之牆其實真正的作用,就是清除靈魂上的罪惡。

掛滿無信者,隻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羅蘭,能不能放過她,我能保證,她能後絕對不會殺人,而且永遠不喝人血,改喝牲畜的血液。”

妮婭在一旁有些呆住了。

她是天使,自然是認識冥神的。

以前冥神時不時會來生命神國竄門,兩個女神之間的關係挺不錯。

所以妮婭很清楚,冥神實質上是個情感很淡博的人(神)。

而且特彆認死理,認定的事情,從來不和人商量,即使是生命女神,也沒有辦法糾正她的‘錯誤’。

你指出來了,她會不高興,甚至依然我興我素。

但現在妮婭卻看到,冥神說了一堆的話,甚至語氣和以前都已經不同。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覺得冥神的話裡,多了些商量的味道。

羅蘭想了會,搖頭:“冥神,就算我現在不殺她,以後找到機會多半也是殺她。除非你能把她藏在冥國,一輩子不出來。”

他的語氣隻有平淡和自然。

但越是這樣的語氣,越容易讓感覺到這起建議中蘊含的力量。

冥神眨了眨眼睛。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