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请收藏本站网址:m.23ts.cc

739 你們逼我的(1 / 1)

辣眼睛,實在是辣眼睛。

因為之前被藍色火球炸了一下,灼熱洛克身上的衣服早都被燒光了,全身**。

不過之前他身體焦黑,還沒有什麼,但現在他在絲迪‘亢奮之術’的作用下,身體得到了回複,皮膚長了回來,還挺白,並且生理和身體都亢奮起來,下身頂著杆近一米長的惡心大槍,但凡是雄性生物看了,都覺得惡心。

完全沒有任何殺傷力,但侮辱性極強。

絲迪的身形和正常女性差不多,她看到這種玩意也是露出厭惡之色。

她甚至嘖了聲,懷疑自己用‘亢奮之術’把這下賤的豺狗拉起來,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然而已經完全滿血‘複活’的灼熱洛克卻不這麼想。

他哈哈大笑兩聲,吼道:“人類法師,受死吧。”

隨後他便撒開腿,向羅蘭狂奔而來。

最顯眼的就是那根隨著奔跑而左右晃動的長槍。

羅蘭第一次慫了,對上這種玩意,沒有哪個男人能撐得下來。

看著奔跑而來的灼熱洛克,羅蘭毫不猶豫地叭叭叭地彈動手指,先是十隻手巨大的法師之手從高空中落下,捏成拳頭,圍著灼熱烙克不停地毆打。

每一拳打在他的身上,都會讓他身上的肥肉不停地顫抖。

按理說,這樣每一拳的威力都有兩三噸,一秒鐘至少五十拳以上打在灼熱洛克的身上,換作普通的人類戰士,即使身體沒有成破爛,即使有著傳奇堅韌,傳奇體魄雙重能力加成的安多娜拉,也不敢硬抗羅蘭的這種攻擊。

她是利用超快的速度躲過法師之手,或者直接用劍劈散法師之手。

而灼熱洛克卻全承受了下來,甚至還在快速跑動,仿佛一點事情也沒有。

然後羅蘭的身前出現了至少十多發虹光噴射魔法。

這種攻擊魔法有著超高的穿透性。

看到這些五顏六色的玩意,灼熱洛克表情有了些改變。

它怒吼一聲,跑動中做出了連續投擲的動作。

一顆顆綠火熔岩漿球在空中生成,然後呈拋物線砸了過來。

這些熔漿球每一顆都很巨大,半徑有一米半左右。

它們落在地上,就開始滾動,與那十幾道虹光噴射魔法相撞。

雖然虹光噴射的威力更大,但隻是一次性魔法。

兩者相撞,雖然虹光噴射將所有的熔漿球都湮滅掉了,但自己也同時消失。

而灼熱洛克衝得更近了,他的手中,甚至出現了一把完全由熔漿紅石做成的巨大戰錘。

地麵震得越來越響。

羅蘭一邊後退,一邊連彈手指。

一道道極厚的石牆出現在他的身前。

灼熱洛克毫不猶豫地撞了上去。

土石飛濺。

第一道土牆被他易舉地撞碎,就像撞豆腐一樣。

然後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在連撞了十道高高厚厚的土牆後,灼熱洛克的速度慢了下來。

然後再又撞破三道土牆後,他可怕的體形衝擊終於停了下來。

然後他扶著牆,怒吼道:“人類法師,你這個膽小鬼,有本事從牆後出來啊。”

因為他還能看得到,後邊的土牆還在一道道快速升起。

羅蘭聽到灼熱洛克的怒吼,嗤之以鼻。

法師戰鬥,本來就是要靠智慧,合理利用自己魔法的。

他又升起一道土牆後,笑道:“我隻是個大師級的人類法師,可比不上你這樣的傳奇強者,有本事你撞破所有的土牆,過來啊。”

開玩笑,羅蘭隻要無聊了,就會找安多娜拉切磋。

同是傳奇強者,安多娜拉估計能打三個以上的灼熱洛克。

羅蘭雖然從來沒有贏過安多,但如何能有效的限製強力戰士,不讓自己輸得那麼快,他可是很有心得了的。

接著他在自己的身邊祭起至少七堵厚厚的圓形圍牆,將自己包在裡麵後,便專門開始凝聚起藍色大火球來。

此時灼熱洛克正在外邊用錘子敲著土牆,好不容易又拆了三道,結果感覺到了大量的,快速的魔力聚集,立刻嚇了一大跳。

轉身就往後邊跑。

他實在是怕了。

同時他也不明白,這個人類法師的魔力上限到底有多少?

之前那發可怕的火球範圍魔法,沒有讓他的藍量告急嗎。

他一邊跑,一邊用手遮著臉。

剛才他相當亢奮,報仇的狂熱讓他無視了痛疼。

但現在……膽氣一泄,痛感便來了。

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有很多淤青的印跡,而且連那根胯下長槍,都縮了回去,變成了一團肉蟲,隨著他的奔跑而左右搖擺。

難看得緊。

絲迪的得意的笑臉凝固了。

她以為自己可以看到洛克狂毆人類法師的模樣,然後順便打打光明,生命,魔法和死亡四大秩序主神的臉。

畢竟她們要保下羅蘭。

可是現在,卻是自己麾下大統領,傳奇級彆的高階魔鬼,被大師級的人類法師壓著打。

這已經不是實力的差距,而是智商的差距。

她的臉上開始露出怒容。

然後向前一指,喝道:“你們去幫洛克。”

被她控製了身體的四名玩家動了起來,各種六親不認,仿佛異行種一樣的姿勢,或者爬或邊扭屁股往前跑。

還跑得挺快。

同時絲迪喝道:“洛克,滾回去,丟臉不。”

灼熱洛克的身體一頓,他無奈地看著不遠處的絲迪,哀求道:“那個火球我抗不住的。”

“我會出手。”

一聽這話,灼熱洛克的眼睛亮了,他立刻轉身,再次向著那些土牆撞了過去。

也就是在這時,一團巨大的藍色火球從層層的圓形土牆中心拋了出來。

即使隔著很遠,也能感覺得到這團火球上附著的,可怕的魔力量。

爆炸開來……絕對是極其可怕的威力。

絲迪微笑了下。

確實,她的正麵戰鬥力不強,但這不代表著她身為魔神,就沒有任何優勢的地方。

那團藍色的火球被羅蘭的精神力控製著,斜斜向前方砸去。

目光就是灼熱洛克的位置。

即使隔著重重土牆,羅蘭也能用精神力感知得到附近敵人大概的位置。

然後就在這時候,羅蘭卻突然感覺到可怕的精神力威力在推搡和搶奪自己對藍色巨型火球的控製權。

這股精神力即強,又滑溜,有種無孔不入的感覺。

不到半秒,就奪去了大半的控製權限。

然後火球斜斜地飛遠,落在離戰場至少數百米遠的地方,爆炸開來。

雖然這裡依然能感覺得到天搖地動和劇烈的勁風,但實質上已經沒有多少的殺傷力了。

羅蘭臉色沉了下來。

這魔神太不講風度和身份了,身為堂堂頂級強者,複活了自己的手下,並且大幅度強化了不說,居然現在還親自下場?

來要臉嗎?

就在羅蘭鬱悶的時候,對方的精神力變得更加強了。

撲天蓋地的……不停地震動乾擾,很快就將周圍空間中的魔力全部擾亂。

這種情況是對法師的特攻,羅蘭的精神世界中,隻感覺到附近都是燥音。

就像有十幾把電鋸在自己的耳邊開機,然後上下揮動那種感覺。

吵得他頭痛,太陽穴的青筋不停地跳動,根本無法好好地控製魔法。

所以很快,他身邊的土牆在漸漸自我消解。

看到這一幕,絲迪再次得意地微笑起來。

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人能用魔法,包括灼熱洛克。

但這無所謂,他作為魔鬼,是魔武雙修的。

他再次嗷嗷叫著,興奮地向羅蘭衝了過去。

充滿了興奮和激動。

那根惡心的玩意,再一次張揚了起來。

媽的……羅蘭看著一個巨大的惡心玩意,帶著四個奇行種衝過來,心裡硌應得不行。

而自己被絲迪的神級精神力壓製,根本用不了魔法。

大概再過十幾秒,對方就會衝到麵前來了。

他還看到了遠種絲迪那種囂張且帶著巨大惡意的微笑。

這是你們逼我的。

羅蘭深吸了一口氣,毫不猶豫從係統背包中,拿出了最大號的‘子彈’。

藍白色的,仿佛迫擊炮彈差不多大小的流線柱體躺在他的手裡。

敵人已經離他更近了。

巴比翁等四人雖然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但其實他們的意識是清醒的。

此時他們也看到了羅蘭手中的玩意。

這四人都看過羅蘭做試驗的直播,知道這是啥玩意。

頓時,他們的眼神變得無奈起來。

他們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這次死定了。

這東西出現的一瞬間,絲迪就下意識覺得有些不對勁。

潛意識告訴她,對方有能威脅自己的東西。

但……對方隻是大師級,隻要用精神力擾亂周圍的魔力,壓製這人的魔法,即使他有屠神法術,也用不出來的。

所以她決定再看看,畢竟有時候,直覺這種東西並不算特彆靠譜。

羅蘭用力抓住這顆藍色的‘子彈’。

因為不能使用空間法術,所以羅蘭自然不能再用‘空間泡’這個魔法來進行物體遠程投射。

但沒有關係。

在製作這玩意的時候,羅蘭已經考慮到了這個問題。

所以,這些‘子彈’是可以被撞擊觸發的。

羅蘭有lv13級,就算隻有普通的體力成長,更在他的基礎體魄也達到了11.5。

大致相當於滿體魄成長的戰士lv2級的基礎力量。

很強了。

投擲物體的攻擊和力道,和力量有著最直接的關係。

羅蘭耐心地等了幾秒,等對方跑得更近些。

他這是守株待兔,但在灼熱洛克的眼裡,這是被嚇傻了,放棄了抵抗的標誌。

這很正常,被一名魔神壓製了精神力,區區大師級的法師,還有什麼反抗的力量?

現在離那個人類法師已經不足五十米了,就是七八步的事情。

灼熱洛克興奮地張開了大嘴。

他要把這個人類捏成肉泥,然後塞到自己的嘴巴裡,一口口吃掉。

等地方又跑了十米左右……洛克的身後,跟著巴比翁等四名玩家。

羅蘭甚至還看到他們眼中無奈的表情。

然後……他用儘全身的力量,將手中的炮彈投了出去。

投射速度還挺快。

灼熱的視線看到一塊石頭樣的玩意向自己扔來,然後下意識就用手中的熔漿巨錘擋在自己的身前。

這完全是本能動作。

所有的戰士,隻要是參加過戰鬥的,都有用武器磕走,或者偏斜飛行道具的本能。

就在炮彈要和熔漿巨錘接觸的一瞬間,絲迪突然想到了什麼,臉孔急速扭曲。

“不!”

淒厲的大喊響起。

也就是在這同一時間,羅蘭拚命地調動和壓榨自己的精神力,把自己元素化。

火人化!

核爆閃光一瞬間就弄瞎了灼熱洛克和四名玩家的眼睛。

隨後便是劇烈的爆炸產生,大量的白色火焰形成一個光團,極快地膨脹,直到它的擴張範圍達到了十公裡後,才化成了紅色的火焰氣浪向周圍壓倒。

大地在震動,像是七級地震一樣,至少震動了近兩分鐘,才漸漸停下來。

高達上百米的紅色氣浪摧枯拉朽,仿佛能將天地都吞沒掉。

這隻是錯覺,可卻已經能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感覺到生命的渺小。

羅蘭的火人,先是待在爆炸的中心點,被劇烈的氣浪拋來拋去,等他能穩定自己身體的時候,已經是十幾分鐘後,離爆炸點一百公裡外的地方了。

因為吸收了太多的熱量,他的火人形態已經變得十多米高,甚至顏色都變成了熾白色。

他不敢變回人類的模樣,因為空中已經開始下著一點點灰白色的輻射塵了。

而且輻射塵還在一點點變得密集。

火人形態是能低空飛行的,雖然速度不快。

因為現在火人的溫度實在是太高了,即使是離地十多米飛行,也在地麵留下一麵被灸燒的黑色路徑。

他緩緩地飛回到爆炸的中心點,又花了近半個小時。

此時大量的輻射塵飄落下來。

這裡的溫度高得嚇人,地麵深陷成巨大的,仿佛隕石坑一樣的低窪地。

大量的岩漿倒灌回來,形成了麵積大得嚇人的岩漿湖。

咕嚕嚕冒著泡。

羅蘭都不用多想,如果自己左手戴著嗶嗶小子,那麼一定會不停地嗞嗞嗞作響,提醒自己這裡充斥著可怕的輻射量。

火人行走在岩漿湖上,又時不時潛入到裡麵。

沒有發現什麼東西,但很快,羅蘭便看到岩漿湖那邊,有東西似乎在反光。

他飄過去,看到岩漿湖畔焦黑的土地上,有個頭骨……巨大的頭骨,看模樣,應該是某個魔鬼的。

而且這頭骨通體透明,仿佛最純粹乾淨的琉璃。

“這是舍利子?”

羅蘭想了想,覺得這玩意可能有用,便把它收進了係統背包中。

然後他又感覺到前方有斷斷續續的精神力在震蕩,便飛過去。

然後便看到一具像是人形的東西在蠕動。

羅蘭飄過去,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搖頭:“真慘!”

一團黑色的肉湯在翻滾冒泡,但勉強能維持著人類的形態。

看不清容貌,也看不見肌膚和紋理。

仿佛有無形的力量在乾擾著它的組合和痊愈。

它甚至連慘叫都做不到,因為根本沒有嘴。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