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请收藏本站网址:m.23ts.cc

743 乾脆又利落(1 / 1)

神交的事情,暫且先放到一邊。

羅蘭此時正待在基地裡,和一些研究員探討著之前他發在論壇上,關於豪宅術的數據。

“我覺得這個數據很不對勁。”某個地中海發型的中年強者點了點平板上的某個數據點:“為什麼3單位的魔力,到這裡會變成4單位。”

“我施加了精神意誌進去。”羅蘭解釋道:“能量增加,就成了4單位的魔力。”

中年強者很為難地呀了聲:“又是精神力量形成的能量,這有點唯心。按理說,1單位的魔力,形成基礎的魔法小火球,能炸開十厘米厚正常標準狀態下的水泥牆,並且還會形成半徑三十厘米左右的破坑,這能量很大了,用精神力就能弄出來,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催化劑作用吧,他們那些玩家不是有個魔力上限的設定嘛。能量本身就存在他們的體內了。”

“也就是說,羅蘭現在體內存在著堪比小型核彈的能量。”

“這麼一想,確實感覺有些可怕啊。”

“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原來我們人類真能做到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幾千年前的那種仙人傳說,其實也是有的,隻不過不知道怎麼的,後麵沒有了。”

“因為地球上的魔力,或者類似的能量消失了?”

現在他們已經能肯定一點了,地球上並沒有羅蘭所需要的魔力,羅蘭隻能用一種特殊的,叫‘化魔’的魔法製造。

原材料是精子。

“羅蘭,我覺得你應該大氣一些,弄一些彆人的精子來強化自己,科學研究不需要太在意臟不臟這種事情,你得克服自己的心理潔癖。”

有個年輕的研究員,眼神熱灸地看著羅蘭:“我個人可以提供不少。”

羅蘭看著他,退後一步,使勁搖頭:“算了,真弄不來。我寧願慢點,也不想用彆人的那玩意。”

周圍的研究人員們一片歎氣聲。

羅蘭現在還很‘弱’,和遊戲中的他相比,差得太遠了。

遊戲中的羅蘭都已經傳奇了,現實中的羅蘭估計沒有到精英級彆。

而且更離譜的是,遊戲中的他,屬性‘成長’還比現實中的他高得多。

這導致了羅蘭在現實中,有很多特殊的能力都用不出來。

比如說化身為元素形態的能力。

這些科研人員們對此相當感覺興趣,因為這是另外一種生命形式。

如果羅蘭能變出來,並且能有所研究,勢必能對生物學產生裡程碑似的影響。

當然……可惜歸可惜,所有科研人員都明白,羅蘭能做到這種程度,就已經是萬中無一了。

誰都看得到,遊戲玩家五十萬,隻有羅蘭一個人把遊戲中的能力帶到現實中來了。

和研究人員們討論了一陣子的數據後,羅蘭歎了口氣。

依然是沒有什麼收獲。

研究人員們雖然厲害,但他們本身不懂‘魔法’,有很多東西光用嘴表述,很不形象。

而且又沒有辦法將‘現象’展現給他們看。

沒有現象,就沒有觀測所得,所以有些研究根本就是無根之萍,或者說是建成空中的樓閣,對他們來說,都是虛的。

雖然能看直播,但隔著一個世界,隔著顯示器,這和看電影沒有什麼區彆。

畢竟是不同的體係。

羅蘭休息了會,他沒有將自己能感覺到豪宅術的事情說出來。

他想留點秘密,留點彆人不知道的自保手段。

休息了會,負責人走過來,說道:“羅蘭,現在西北那邊的實驗基地已經準備就緒,就等你點頭同意,然後我們就搬過去了。”

“行,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後天吧。”負責人笑道:“屆時我們會派一輛專車到你家門口,還會有幾名相當可靠的戰士,幫忙把虛擬艙搬上車子,並且負責你一路上的安全。”

羅蘭點點頭:“好的,麻煩你們了。”

“哪裡的話,都是工作。”

負責人笑了笑,然後走了。

羅蘭就準備要到西北無人區那邊的秘密基地裡待著了。

他把這事和父母說了,當然,該保密的事情都會保密的,隻是說自己去那邊發展,有很大的機率能往上升。

兒子要長進,父母當然要支持啊。

他們立刻就同意羅蘭去西北了,但他們不打算跟著去。

畢竟年紀大了,就喜歡待在家裡了。

不喜歡到處亂跑。

況且現在交通發達,如果他們真想看羅蘭了,也會自己坐高鐵過去的。

隨後羅蘭離開家,給舒克他們幾人打了個電話。

幾人再次聚到冷飲店中。

羅蘭把自己要去外麵發展的事情和他們說了,幾人都有些驚訝。

特彆是舒克,顯得無法理解:“你現在在遊戲中賺了那麼多錢,為什麼要去體製裡待著,受人管製。你連公司都待不下去,彆說規章製度更為嚴格的國家單位了。”

“我突然有了點野心,想往上爬爬。”羅蘭笑笑,說了假話。

舒克欲言又止,他和羅蘭關係最好,兩人一個社區裡長大,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都是同一所學校,兩人相當熟悉,他第一時間就看出羅蘭在撒謊。

但他沒有再多說什麼。

自己兄弟說謊有什麼,又不是害人的事情,為什麼要戳穿?

不過他想了想,說道:“明天你就要出發了,晚上我們給你弄個餞行餐。還有……戚家兄妹,你也得通知一下,特彆是汐沙。”

羅蘭點點頭。

他覺得自己和戚家兄妹都是這麼好的朋友,當然也得通知到位。

和兄弟們聊了會後,他踩上單車去了戚家刀術館。

當時汐沙不在,就戚少秋在,羅蘭把這事一說,戚少秋就愣住了。

他嘴裡叨著的,沒有點著的甲天下叭地就掉到了地上。

“你這麼吃驚?”羅蘭顯得相當驚訝:“你這麼不舍得我?”

戚少秋鬱悶地看著他,好久才憋出了一句:“你這2b。”

羅蘭還以為他在開玩笑,朋友之間沒來由互相罵兩句很正常的。

他笑笑說道:“晚上八點鐘左右開始,在舒克的冷飲間那裡,幫我通知汐沙一聲。”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去的,你快滾,現在見到你就煩。”

羅蘭覺得戚少秋可能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就不惹他了。

到了晚上八點,基友們如約而至,戚家兄妹也來了。

兩人的表情都很正常,倒是舒克等人時不時瞄一眼汐沙。

今晚的汐沙打扮得挺漂亮,穿著白色連身裙子和黑絲,化了淡妝,嘴唇上也有塗了點口紅。

戚少秋一來,就和羅蘭拚杯。

啤酒這東西,喝多了就容易憋尿,羅蘭有些醉意了,然後去上個廁所。

等羅蘭暫時離席後,汐沙突然舉起杯子,對著舒克,還有李林等人說道:“你們都是羅蘭的好兄弟,我希望你能幫我灌醉他。”

說話的時候,汐沙漂亮的桃花眼中,隻有淡淡的堅決。

舒克等人都愣住了,反應較慢的候塞雷甚至把剛喝到嘴裡的啤酒噴了出來。

好一會,舒克舉起杯子,佩服地說道:“妹子,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了,我先乾一杯以示敬意,放心,這事交給我們。羅蘭今天晚上不醉的話,我們兄弟五人明天跪在戚家刀術館麵前。”

對!

旁邊四個基友同時大喊。

戚少秋在一旁小聲嘀咕道:“其實我不太同意這事,妹妹,你再考慮……”

“老哥,你給我閉嘴。”汐沙冷冷地看著他。

戚少秋下意識給自己嘴裡放了根甲天下。

表情越發鬱悶。

兩分鐘後,羅蘭回來了。

他一進來,就被舒克用手勾著脖子坐了下來。

他剛坐到沙發上,旁邊的候塞雷就遞給滿滿一杯啤酒。

“兄弟,你要去外地發展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所以今晚,我們得瘋一把,明白嗎?”舒克主動把自己手裡的啤酒一口喝光:“先敬我們二十多年的友情。”

“對,二十多年的友情。”

李林等四人輪流上來敬酒。

“然後是這些年來,你對我的照顧。”

又是一杯啤酒下肚。

羅蘭隻能繼續喝。

“這杯敬高中,你和我打群架,年少輕狂。”

羅蘭又喝了五杯,他實在頂不住了,現在已經有明顯的醉意:“等等,我快要吐了。”

“吐就吐,怕什麼,今晚瘋一把。”李林把杯子舉了起來:“敬初中,你替我被狗咬。”

“敬小學……”

“敬幼兒園……”

看著羅蘭的臉越來越紅,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迷離。

汐沙的表情還是淡漠。

又被灌了四杯,還幾杯啤酒裡還混有些白酒,羅蘭終於承受不住了,他本來就不太擅長喝酒,不到九點鐘,就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熟。

至於其它幾位基友,雖然滿身酒氣,但他們至少還是清醒的。

汐沙站起身體,將羅蘭扶了起來。

醉酒的人,正常情況下,是相當重的,正常兩個大男人才能扶得起來。

但汐沙也是練過的,她一個人就把羅蘭抱扶了起來。

“三樓那裡四號房,有乾淨的被褥。沒有用過的。”舒克站了起來。

“謝謝。”

這時候,戚少秋擋在汐沙麵前,認真問道:“妹妹,你得想清楚了。”

“放心,我想得很清楚了。再這麼下去,他依然不會明白我的心思,愛情長跑了五年了,再不挑明,我就要老了。”

汐沙表現地相當冷靜。

戚少秋歎了口氣,讓開了。

然後汐沙抱扶著羅蘭上了樓梯。

而幾個基友們,則相當開心地坐下來,繼續喝酒。

隻是這次,他們喝得相當慢,而且也相當開心。

舒克見戚少秋表情難看,他主動過去拍拍對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羅蘭是那種相當負責任的人,隻要有關係了,他們兩人就有很大機率在一起的。”

“我明白。”戚少秋苦著臉說道:“就是感覺怪怪的。”

這群人在下麵喝到淩晨一點左右,就全走了。

戚少秋猶豫了一會,也走了。

等到清晨的時候,羅蘭醒了。

他滿臉的震撼。

因為自己身邊睡著汐沙,更讓他吃驚的是,他還在床上看到了紅色的梅花印。

這時候,羅蘭還以為是自己酒後亂性的,把汐沙弄上來了,因為昨晚的時候,他做了個夢,夢到在和薇薇安翻江倒海。

“為什麼戚少秋沒有阻止?”

羅蘭不解,自己醉了,他應該沒有醉吧。

這時候,汐沙也醒了,她皺著眉頭輕輕坐了起來。

身體沐浴在晨光中,看著相當光滑明顯。

羅蘭當下就又有了反應。

隻是羅蘭現在的心情很糟,他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汐沙。

壞了彆人的貞潔……雖然現在不是封建時代了,但一個女孩子保存了那麼久的處子身,怎麼說都是很珍貴的。

“感覺如何?”

見羅蘭不說話,她就先說話了。

“哦……什麼感覺?”

見汐沙不像在生氣的樣子,羅蘭鬆了口氣。

“和我**的感覺。”

汐沙大大方方地問道。

“哦……昨天醒得太厲害,什麼都不太清楚,全是本能。”

“那就再試一次吧。”

汐沙主動盤坐在了羅蘭的大腿上,笑得相當妖媚。

不得不說,女人一旦放開了……那可真是大膽。

羅蘭被榨了四次後,這才穿好衣服,回到家。

而在他穿衣服的時候,汐沙也在穿衣服,她一邊穿,一邊說道:“如果以後我懷孕了,會給你打電話的。”

“不是……”羅蘭愣了下:“如果有了,你確定真要生下來?”

“當然!”

汐沙穿好衣服,回眸一笑:“我最喜歡小孩子了。”

然後她乾脆利落地離開,沒有一點猶豫和不舍。

羅蘭反而愣了好一會,然後才離開了冷飲店。

基友們早就不見了。

他踩著單車回到家裡,剛到家沒有多久,綠色的軍用大卡車就開來了。

在幾位戰士的幫助下,虛擬艙被小心翼翼搬到了車上,然後羅蘭也坐在了卡車後邊,駛向基地那邊。

而在戚家房後的池塘邊上,汐沙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

淚如雨下。

“何必呢。”戚少秋歎氣道:“隻要你說你喜歡他,想和他在一起,即使他不願意留下來,也會想辦法帶你一起走的。”

汐沙搖頭,一點點的水珠子落在水麵,蕩起一圈圈微小的漣漪:“我不想逼他做選擇,我希望他自己做出選擇。”

戚少秋心痛地拍了拍自家妹妹的頭頂:“唉,我們兄妹兩人,都是命苦啊。”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