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繁体

请收藏本站网址:m.23ts.cc

第七百四十章,荒原拍賣場(下)(1 / 1)

不過,藥神白自虛還沒有控製住那個護樹人幾個呼吸的時間,一個淡綠色的元氣從古榕樹之上散發出來,居然是開始溶解了藥神白自虛的丹鼎束縛封印,朱嘯見狀,心念一動,靈魂之力一動,將那股力量擋開了,這時候,一個錦袍青年閃身到了朱嘯前麵,朝著朱嘯幾人抱抱拳,道“諸位,難道非要鬨出一個好歹才可以嗎?”

藥神白自虛沒有繼續下去了,朱嘯也沒有繼續動手了,也是抱抱拳,道“我等並沒有惡意,隻是想要探查一番古榕樹。此古榕樹乃是遠古時候就流傳下來的,我等生在大陸,自是好奇。可是,每每當我想要探查其中的時候,總是被你們阻擋,我卻也隻能動手了。”

錦袍青年並沒有與朱嘯說什麼,而是看了看被藥神白自虛束縛起來的護樹人,淡淡地說道“現在還可以施展這等束縛封印的人,怕是隻有寥寥幾人了。藥王穀的強者,很多年之前,我們就已經與藥王穀斷了聯係,此番卻又是要探查古榕樹,難道還想要掀起一場戰爭嗎?藥王穀確實是特殊,不過若是你們有點見識的話,也應該很清楚,我等並不懼怕藥王穀。真要是惹急了我們,那我們滅掉藥王穀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等口氣的話,恐怕就連白原荒那樣的存在都是不敢說出的,沒想到這個青年居然是直接說出來,紅塵修羅作勢要動手,不過朱嘯豎起手來,攔住了紅塵修羅的動作,對方太不簡單了,要是真的鬨起來的話隻怕就不好收手了。

錦袍青年看了看紅塵修羅紀筱塵,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說道“紅塵修羅紀筱塵,你這樣的存在,也敢插手這些事情,勸你還是聽他的話,不然的話,不出三天,你將會變成一具屍體,你也不過就是區區一個九星武修羅強者罷了。”

藥神白自虛手印翻動,解開了丹鼎束縛封印,那灰袍護樹人到了錦袍青年身後,抱抱拳,滿臉的歉意,卻是一個字都沒有說。錦袍青年點點頭,輕聲道“此事倒也是不怪你,看樣子他們也是沒有彆的意思,你先回去修煉吧。敢對古榕樹出手的人,現在卻也是還很少。”

“可是……”

灰袍護樹人想要說什麼,錦袍青年豎起手來,淡淡地說道“他們也不是什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存在,若是真的想要破壞這個古榕樹的話,隻是你我隻怕也是阻擋不住的。說到底,也不過是想要逼我現身罷了。”護樹人退下了,錦袍青年看了看朱嘯,隨後目光卻是落到了藥神白自虛的身上,略帶一絲嘲諷的意味說道“白自虛,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也是大陸上鼎鼎有名的藥神了,沒想到此番居然是藏頭露尾,卻是讓人疑惑。”沒想到錦袍青年居然是一眼就看出來了藥神白自虛,朱嘯不由得微微一驚,而接下來青年卻也是絲毫不差地說道“身體之中蘊含著一絲無相劫火的氣息,雖然是極力壓製了,不過卻也是壓製不了神火的威力。無相劫火在大陸上消失太久了,也就是傳說之中的深淵之主才得到了無相劫火,這位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定然就是深淵之主朱嘯了吧!”

對方居然是輕易就認出來了朱嘯和藥神白自虛,朱嘯稍微一驚,藥神白自虛卻也是朝著對方抱抱拳,道“夏意,沒想到你居然會在古榕城,看樣子你們夏家對於這古榕樹確實是十分看重。”

錦袍青年笑了笑,說道“古榕樹乃是神樹,我夏家身為大地之神的後裔,自然是需要多加愛護。這古榕城也是供養古榕樹的,你們不可以放肆,不然的話,隻怕是會掀起一場不必要的大戰。”

“夏家?難道是亡神家族?不對呀,亡神家族可從來都沒有大地之神的後裔這樣的說法,難道是其他夏家?”朱嘯無比疑惑,此番也隻是看了看錦袍青年,此人雖然是青年模樣,不過看樣子也是在大陸上存在很久的強大修煉者了。

就在朱嘯思索的片刻,藥神白自虛的聲音突然在朱嘯的腦海深處響起來,卻是藥神白自虛用靈魂之力與朱嘯說話,說道“朱嘯,此人乃是夏意,乃是荒原拍賣場的人。夏家,正是荒原拍賣場的主人。”

朱嘯驚訝異常,不過卻也是沒有被夏意發現,現在朱嘯等人都是用長袍遮住身形,罩住了麵孔,一些表情,卻也是不那麼容易發現的。

藥神白自虛笑了笑,回答道“夏意,我並沒有彆的意思,知道你們對於這棵古榕樹的重視程度,現在我也不過是帶領朱嘯前來看看罷了。我自那之後也不過前往那邊一次罷了,也隻是為了找尋東西。”

“白自虛,你這個卑鄙的小人,你應該很清楚,在那邊,我們家族對其真實掌控,所有的規矩也是我們製定的。當初你前往那邊,你居然是招惹了夏如水,那可是你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住口!”夏意這般言語,朱嘯稍微有些憤怒,當即喝道,“夏意,藥神白自虛在大陸上有著自己的聲名,豈是你可以言語侮辱的?”

夏意可是不在乎這些,當即冷笑道“哈哈哈,朱嘯,你恐怕是不知道這白自虛的所作所為,這才會說出這般可笑的話語來。說他是卑鄙小人,已經是看得起他了,實則上,他連一個人都稱不上。”

朱嘯當即就要出手,不過卻是被藥神白自虛阻止了,藥神白自虛笑了笑,說道“夏意,這麼多年過去了,哪怕是夏如水都已經不再計較這件事情,沒想到你居然是耿耿於懷。當初我也是有著諸多不得以,不然事情怎麼可能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簡直是笑話!”夏意倒是沒有再在這件事情上麵浪費口舌,而是淡淡地問道,“朱嘯,你乃是深淵之主,也是一方強大勢力的主人,此番招惹我們,隻怕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吧?若是想要從我們那邊得到什麼,我勸你還是放棄吧,你跟藥王穀聯係太深,我們對於藥王穀一向沒有什麼好印象。”

夏意對於朱嘯並沒有那麼深的敵意,言語倒也還算是尊重,朱嘯抱抱拳,說道“這古榕樹乃是遠古時候就留下來的,我此番感知了一番,發現這古榕樹不同於其他存在,故而好奇,這才出手逼出護樹人。畢竟是你口中的神樹,我也是想要了解一番。”

“哈哈哈,古榕樹本就是古榕神樹,自然是神樹。對了,你的神木九耀塔,也是神樹打造,不過卻並不是古榕樹打造的就是了。”對於古榕樹,夏意倒是十分自豪,侃侃而談說道,“這古榕神樹自遠古已經是存在大陸之上了,我夏家乃是大地之神的後裔,自然是要保護這些遠古時候就存在的,他們也是大地之神的孩子。古榕神樹不會是有靈的,你們之前的言語卻是大錯特錯了,其靈性乃是感染人類靈性所致,這古榕神樹有著一個極強的封印,同時也是一個結界,這個封印結界的存在,避免了你們前來破壞古榕神樹,與此同時,也是避免古榕神樹真的聚靈。打造神木九耀塔的乃是其他神木,你是神木九耀塔的主人,應該知道其中封印著的秘密。”

朱嘯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試探性地說道“夏意,我想要前往古榕樹之中一探究竟,還望可以行個方便,同為神木,我也是想要知道其中到底有何差彆?”

若是朱嘯幾人硬闖的話,夏意也是有些招架不住的,朱嘯這樣說,夏意並沒有動怒,隻是淡笑道“沒有什麼特彆的,說到底,也就是一般的樹木罷了,隻是在我族看來有些特殊罷了。深淵之主身份尊貴而又特殊,我荒原還是歡迎深淵之主的駕臨的。”

說著話的時候,一枚淡褐色的玉牌飛到了朱嘯的手中,朱嘯看了看,這枚玉牌之上正麵有著一個古樸的銘文“夏”字,四周及背麵雕刻著山川樹木,極為不凡,夏意為朱嘯解釋道“此乃是我荒原的令牌,持有此令牌即為荒原的尊貴的客人,深淵之主大可前往,不必擔心其他。荒原囊括萬物,若是你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大可以前往自行尋找。”

朱嘯還想要問些什麼,藥神白自虛已經是搖搖頭,夏意看了藥神白自虛一眼,隨即補充道“對了,荒原不歡迎藥王穀白家的人,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前往,這一點乃是鐵律,還望深淵之主記住了。荒原最大的盛事就在一個月之後,深淵之主可以前往,屆時,我夏意也是會在荒原的。”

夏意就要離開,而這時候藥神白自虛卻是將一個納戒丟給了夏意,淡淡地說道“夏意,帶走這個納戒,其中的東西,我一個都沒有碰。”

“哼!”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